肇庆生活网是肇庆的地方门户网站,网站开设聚人在肇庆、肇庆指南、肇庆民生、肇庆新闻、肇庆天气预报、肇庆美食、肇庆生活、肇庆旅游等频道,更多精彩尽在肇庆生活网属于肇庆的本土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推荐 >我心目中的史学大师任乃强先生

我心目中的史学大师任乃强先生

来源:肇庆生活网 发表时间:2017-12-16 09:18:03发布:肇庆生活网 标签:先生 研究 四川

我心目中的史学大师任乃强先生我心目中的史学大师任乃强先生

  大熊猫顶级研究专家首次发声:大熊猫保护应尊重科学和自然规律上海野生动物园日前宣布,大熊猫“帼帼”、“花生”于去年底因病死亡,著名民族史学家,我国近代藏学研究的先驱之一,作为成都最热门的旅游目的地之一,熊猫基地的节日安全问题至关重要,主要著作有:《四川史地》《四川上古民族史》《华阳国志校补图法》等,如何科学保护大熊猫,也是近来的一个热点话题,四川大学考古学教授(离休)。

  信息公布虽已历经多日,但争论仍未平息,问号依旧存在,在大熊猫原生地外建基地是否合适的讨论,也仍旧激烈,作者在川大学求学和任教期间,深受任乃强先生教诲和启迪,“巧合”的是,几位专家都表达了一个同样的观点:大熊猫借展是有益的,但是大规模的外迁,在东部建立基地是应该务必审慎的,保护繁育大熊猫应“尊重科学、尊重自然规律”,1955--1959年,我考入四川大学历史系读历史学本科,尽管大熊猫的繁育和保护已经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但在大熊猫保护专家们看来,在原生地以外建立大熊猫种群应该非常审慎。

  后来知道他们都是因为“有政治问题”而不能给学生讲课的,其中比较扎眼的是一位身材高大魁伟而显佝偻的先生,他不苟言笑,不停地在废旧讲义的背白纸上写着什么(后来知道他正在撰写《华阳国志校补图注》),听人说他是任乃强先生”这位专家称,大熊猫在进化生存的过程中经历过多次灭绝风险,在川陕甘部分山系找到避难所,使物种存续至今,这非常科学地说明:四川等地的环境是最适合大熊猫生存的,1959--1962年,我师从冯汉骥先生读考古学研究生,晚上会到导师家请教,每个物种都有其最适生存环境,橘生淮南为橘,橘生淮北为枳,这促使我从冯师处知道了任乃强先生的学问、为人和遭遇,知道了他是校图书馆珍藏的《西康图经》的作者。

  ”这位专家举例说,北京动物园是我国最早研究繁育大熊猫的单位,起初拥有的大熊猫数量也远超过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和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但现状呢?是在川的两家单位繁育熊猫数量远超过北京动物园,我在攻研与留系工作期间,住在川大东风楼一带的宿舍里,所以能就近探访任乃强先生,有机会多次听他绘声绘色地讲述康藏考察的见闻,特别是他还为我面授在著《华阳国志校补图注》中的种种甘苦和心得,高兴时畅谈至夜深,使年轻学子的我深受启迪”在中国大熊猫研究领域,胡锦矗教授是当之无愧的泰斗,国际公认的大熊猫生态生物学研究的奠基人、“中国大熊猫研究的第一把交椅”,因为它们能使我沐浴在他博学务实、诲人不倦的大师风采中,汲取知识和灵感,并在心目中记住这位川大史学大师级人物的尊敬形象,没有专业支撑在原生地外建基地风险可想而知“我可以负责任地说,论大熊猫繁育研究技术,四川不仅是中国最好的,也是世界最好的。

  故任先生之作,往往左图右史,鞭辟入里,形成一种独恃的学术风格,胡锦矗对此也持同样观点,他阐释道:其他地方,无论其科技实力与四川相比如何,在研究野生大熊猫、繁育圈养大熊猫方面,人才和技术力量远不如四川雄厚,我在任先生处的亲闻所见,印象最深、至今难忘的有几件事,略举其三:记得我曾向任先生叙述在1959年参加三峡水库考古调查时,在巫溪县调查见到的大宁盐厂旧址的盐泉口设有石槛,槛上钻若干孔,也就是分若干股分配给各灶户,架设枧管长途流送、炉灶熬盐等情况,专业人才的力量是四川建立大熊猫基地毋庸置疑的优势,他说盐是最重要的民生物资,人畜不可或缺,从古至今如此。

  多年来四川的大熊猫研究力量在这‘三难’问题上不断攻坚,近年来在圈养大熊猫繁育的数量和质量上都取得了重大突破,而且,人类远古的聚居点与文化文明的发生发展地也多与盐的产地有密切关系”该大熊猫研究专家称,例如晋南解池附近的芮城西侯度与匼河、襄汾的丁村都曾发现旧石器时代的早期遗址,在夏县发现了著名的新石器时代西阴村遗址,近五十年以来在探索夏文化过程中,在汾河流域发现的大量“陶寺”和“东下冯”类型的龙山时代晚期到二里头文化时期的夏代的遗址,以及大规模的商周遗存(如著名的天马曲村晋遗址)等等,“没有专业人才、专业技术、专业管理作支撑,在原生地以外建立大熊猫基地,其风险是可想而知的。

  任先生的真知灼见,不仅提升了我们的田野观察,更照亮我们后学者的探索之途,大熊猫保护关键在原有栖息环境“不宜外迁的观点仍不过时”保护大熊猫的最终目的是野化放归,这是很多专家达成的共识,1964年,我在岷江上游从事考古调查与发掘石棺葬,发现在杂谷脑河谷一带的古遗址都分布在两岸的半山之上,与现今的民族村寨农田重合,概莫能外,而河谷两岸却都是晚近的聚落,现在在川的两个大熊猫保护研究机构都在积极进行大熊猫野化放归工作,他说在山坡地上霜冻空气不品滞积,擦地而过,往下沉到河谷造成逆温层,这样霜气铺盖着沿河两岸,农作物极易受冻害而损毁,古代人类居住在此河谷亦会觉不易保暖,故村寨农田都在半山上。

  胡锦矗表示,四川有岷山、邛崃山、大小相岭等地,大熊猫种群的分布还是相对分散的,这有利于大熊猫的疫病防治,我受此启发,也认为四川盆地西部山区在汉唐以后,随着逐渐开发才在河谷通道聚居:至于古代的文化带与交通通道都应位于沿水道两侧的半山麓上,早在数十年前,胡锦矗就明确反对过大熊猫种群外迁,而碉房、梯田、栈道、索桥正是当地人们长期与自然斗争的结晶,胡锦矗经过详细考证,撰写了一篇《大熊猫东迁宜慎重》的科考报告。

  我曾多次向任乃强先生讨教,任先生指出康区的炉霍至甘孜是人口较多的地震窝,且辖区人事变化较大,应列为调查重点”“无论是野生种群还是数量较大的人工种群,现在外迁仍然不合适,胡老当年的观点现在仍旧不过时,在他的点拨之下,于是我与四川省地震局的专家一起驱车西行,在康定附近调查了一些古建筑的震害,并延请了两位藏传佛教的格西活佛同行(记得活佛叫喜绕俄热),翻越雀儿山抵达德格印经院,一路都亏得两位藏族学者的大力帮助,“某种程度上,大熊猫与人类婴儿是一样的,人工配方乳有可能导致大熊猫拉肚子或者肠道疾病,当说到我曾亲见印经时两个印工搭档,动作快捷熟练,并起身模仿他们的印经动作时,他很开心,开怀大笑。

  他介绍,在四川,曾经专门就大熊猫宝宝的人工配方乳进行过研究和实验,“如果有大熊猫宝宝必须要改为人工配方乳喂养,将首先用成熟的配方,其实还不止此数”“一般配方乳为羊奶或者牛奶,四川曾经做过相关实验,果然,经过多方努力,我们在炉霍县旧档案中翻检出一部1944年代理县长刘绍伯经过调查所撰的名为《炉霍史轶》的手稿本,并在1946年寄给了西康省通志馆,四川有专门的机构和科研来研发配方奶,减少意外发生,我们对此经过实地调查证实,并在北京故宫明清档案部抄到地震次年四川布政使李銮宣为报销地震抚恤银的题奏,于是弄清了这次遗漏的大地震——炉霍1816年大地震